洗米筛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洗米筛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培训中心变部门领导干部逍遥之地游泳桑拿都有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7:10:30 阅读: 来源:洗米筛厂家

培训中心变部门领导干部逍遥之地:游泳桑拿都有

原标题:培训中心变部门领导干部逍遥之地:游泳桑拿都有

新华网北京6月26日电题:度假还是培训?培训中心岂能沦为少数人的福利?

有北京“后花园”之称的,除了拥有便于游客住宿休闲的多个度假村、森林公园,十几个培训中心、会议中心同样集中于此。无独有偶,深圳一些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和国有企业建设的多处培训中心因为占据当地最美海岸线引发关注。除了海边,40多家挂牌培训中心分布在黄山等山岳型景区的周边。这些培训中心为何“不约而同”建在依山傍水的风景区?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正在进行,一些领导干部“躲进”培训中心里去接受什么培训?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进行了追踪调查。

“游泳健身,卡拉OK,台球棋牌,培训中心里啥都有”

“我摆摊就是卖给游客的,人家培训中心、会议中心里啥都有,不会有人买我的汽水。”一名多年在昌平摆摊卖水的中年男子告诉记者,昌平的培训、会议生意已经不如前几年火爆,相对于过去浩浩荡荡的车队通过的场面,现在也有来培训的,但是“动静不会那么大了”。

但与这位中年男子感受不同的是,记者25日来到北京昌平暗访发现,不少培训中心的7月份订单已全部被一些党政机关和事业单位订满。

位于昌平区朝凤庵北路的北京市某干部培训中心的综合服务部经理告诉记者,来培训的一般都是7天会期,6、7月份是培训高峰期,已全部订满。在这位经理递给记者的名片上,清晰标着康乐项目的价目表,记者询问2小时2000元的KTV项目能否算进培训经费发票里时,这位经理告诉记者没问题,保龄球、游泳桑拿、棋牌室的消费都可以。记者又询问了两家专门接待团体的培训中心,得到的答案基本一致,康乐项目都可以开进住宿发票。

记者来到同样位于昌平区的五星级的中石化会议中心,该中心工作人员表示,这个会议中心是中石化投资建设的,用于接待内部人员培训及会议,同时也对外营业。尽管该中心在一楼大厅的告示牌中宣传“打动您的是价格”,但其官网上的价目表有点“吓人”:行政套房为每天4800元,单人标准间为每天1180元,6人的小型KTV为两小时1480元。

不过,“吓到”记者的价格显然没有吓到来参加天然气分公司2014计划工作暨投资管理培训会议的参会人员,会议的组织者正在大厅准备分发近百个材料袋。

同样很忙的培训中心还有在深圳大小梅沙海边度假胜地。位于小梅沙的深圳工商银行银园培训中心前台服务人员告诉记者,该中心不对外经营,只接待工行内部员工,如果要入住,一定要支行经理打电话过来团体预定,今年暑期所有房间已经订满。

不过,据知情人士介绍,现在是夏季,正是适宜旅游的旺季,所以培训中心“正忙”,但一旦到了冬天,不对外开放处于半经营状态的“培训中心”往往门庭冷落。一省级银行的黄山干部培训中心办公室主任告诉记者,“培训中心”的设施重点是“对内服务”,除了总行和省行每年少量的小型培训会议外,他们主要承担本行“员工疗休养”。由于常常处于半经营状态,导致许多设施长年闲置,利用率不高,造成公共资源的极大浪费。

而记者调查发现,在安徽黄山、九华山景区周边,由一些国家机关、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以及电力、石油、民航等央企设立的挂牌“培训中心”的酒店就有40多家。

担忧:奢华“封闭培训”恐沦为“腐败温床”

这些依山傍水、集中而建的培训中心、会议中心基本都价格不菲,到底是什么样的培训值得这么奢侈的花费?

某央企设在黄山的培训中心负责人告诉记者,集团公司对培训中心实行的是核定负收入指标考核,他们每年被核定的准予亏损指标是不超过400万元,400万元以内的亏损由集团公司承担,管理层和员工工资、奖金等福利一律不受影响。

这家培训中心的负责人还告诉记者,每次集团公司安排的培训活动日程以7天为多,其中留出两天时间任由学员选择在黄山景区或皖南古村落参观。当地同类酒店住宿收费在每天240元左右,但培训中心按报销标准收取每人每天300元住宿费。这样,学员的旅游费用、交通费用,就可以由培训中心从住宿费中挤出来支付。

据知情人士介绍,一些培训中心还同时注册另外一个“某某酒店”“某某山庄”名称对外营业。虽然有两块招牌,培训中心的机构性质实际未变,培训职能越来越弱化。部分培训中心已成为单位内部、尤其是单位领导吃喝、聚会交友的“逍遥之地”。

某央企培训中心同时注册了一个酒店名称。该酒店的餐饮部经理告诉记者,餐厅有十几个包厢,三楼东头的三个大包厢,必须优先预留给单位内部,由公司办公室安排。每晚必须过了19点才可以对外预定。

这位经理告诉记者,酒店餐饮由他承包经营,公司内部的消费记账后直接在上缴的承包费中扣除,一年总计在10万以上。酒店的客房也对外承包经营。这样,实际上是把“培训中心”翻牌之后当成内部的招待所,集餐饮、住宿、娱乐、休闲等为一体,已经完全偏离了“培训”的本意。

有知情人士表示,“以前单位经常发度假村消费券,改制后发券少了,不过员工仍可享受内部低价,如果是领导打招呼,甚至可以免费入住。”

实际上,我国早已有对党政机关“培训中心”的规定。1994年颁布的《关于党政机关与所办经济实体脱钩的规定》、2003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发布的《关于继续从严控制党政机关办公楼和培训中心项目建设的通知》、2006年深圳出台的《深圳市行政事业性国有资产监督体制改革总体工作方案》等政策法规均对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与所属企业脱钩进行了规定,并作为一项重要改革内容。

“而这些将群众隔离于大门外的培训中心显然已沦为政府部门封闭式的福利平台,与市场经济格格不入,既浪费资源又涉嫌藏污纳垢。”网友“厘米的问号”说。

呼声:将“培训中心”重新洗牌推向市场

分析人士指出,豪华培训中心腐败浪费的背后,是财务管理的漏洞、是政企不分的病灶。整治培训中心的腐败浪费,将作风建设不断引向深入,关键是通过转变政府职能、深化国企改革,让政府管的归政府,让市场管的归市场,推动培训中心改制转型,从根本上杜绝不正之风。

河北省社科院邓小平理论研究所所长王彦坤表示,国家应对“培训中心”进行重新洗牌,摸清底数后,大规模整顿,要将它们彻底推向市场,与原单位脱钩,自负盈亏,独立经营,并规范消费行为,不能以公共资源谋私利,杜绝成为公款消费温床。

上海财经大学教授蒋洪表示,要作好甄别、筛选,对不必要的豪华培训中心进行拍卖。从长远来看,应该把政府的培训交给市场,用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选择场地,党校、大专院校也可作为培训基地。

“清理这些‘培训中心’可能会遇到巨大阻力,这些既得利益部门可能会抛出剥离这些‘培训中心’会导致原来的职工就业困难、从市场上找培训场地成本更高等理由来作为借口,因此中央一定要下定决心。”蒋洪说。

“要严格追究领导责任。只要威胁到了官员的乌纱帽,问题就迎刃而解了。不追究领导责任,违规‘培训中心’就很难得到根治。”王彦坤说。

评论员朱昌俊建议,在反“四风”和禁建楼堂馆所的背景下,国家应对这类打着培训之名而建的“自办企业”与福利式“后花园”,进行统一性的清理与查处。

不少网民还表示,当前中央打虎拍蝇毫不手软,社会法制民主进程加快,公民意识普遍觉醒,众多案例已充分说明,通过体制调整和市场化改革,让众多官办的培训、会议和后勤中心转型需要进一步提速,不能为利益输送和权力自肥预留空间。(参与采写高洁 白林 黄安琪 王立武 周强)

辽宁柴炭

广州旱地淘金机械

安徽钨钢薄刀片

湖南便携式加油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