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米筛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洗米筛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营养午餐计划为何难落实

发布时间:2020-07-13 20:55:30 阅读: 来源:洗米筛厂家

“国家拨款3元的营养午餐,到孩子手上,就是一盒牛奶、一片小面包,你们要让这些孩子饿死吗?我就不说上次拉来7箱过期牛奶了。”连日来,在湖南凤凰县所德小学支教的网民小梁连发微博,揭露支教看到的“营养午餐”现状。

实际上,营养午餐计划的落实,难处在哪里?又该如何改善?记者专访当地干部、民间公益人,透析其中的利益损耗链。

3元营养餐,为何变成一小片面包?

目前我国有国家实施的“营养午餐”计划、民间公益组织的“免费午餐”计划。可供采用的配送方式主要有三种:学校食堂供餐、企业供餐、家庭托餐。暴露问题的凤凰县,采用的是企业供餐的模式。

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教育局干部刘希(化名)向记者介绍,根据凤凰县教育局的汇报,凤凰县在选用这种模式时,询问过各个小学的意见,“大家都认为这种模式方便”。

营养午餐分量不足,引发了网民对供餐企业招标的质疑。刘希介绍,招标工作是由县政府出面进行的,教育部门并不经手招标和“营养午餐”经费。记者在网上找到了《凤凰县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餐项目采购招标公告》。其中规定:“以学生饮用奶为主食、以真空包装熟食鸡蛋(或火腿肠类产品或面包或糕点等)为辅食实行捆绑招标,每生每天每套配餐等值于3元。”

今年5月4日,凤凰县政府公布了三家中标企业,分别是:凤凰县光明商行、湘西自治州鸿翔商贸有限公司、凤凰县中新亚华乳业经营部。第三家企业的法定代表人是朱发明,所负责的是所德小学所在的标段。

但朱发明接受采访时也喊冤。“社会上很多人以为我们这些供应商赚了大钱,实际上利润十分有限。”据他披露的账本,每餐成本就占了2.79元。

刘希指出,“每个学生每天3元,200天600元”午餐费用的损耗,主要是运输、储藏。“要进货,要来凤凰找仓库,验收、保管、清理,运到各个中心小学,再到村小、片小、延伸点去,所有的一切费用都是由供应商来承担。”

在中心小学建食品仓库、购买冰箱、保温柜、防火器、储货架、电饭煲等问题上,各校做法不一。“有的学校自己掏钱,有的靠县教育局掏钱,有的靠当地政府,有的就靠配餐公司从每人3块钱中支出。”

于是,各地财政倾斜的厚薄,就导致了“营养午餐”的多寡。

“有些县明确负责仓储等杂项的费用,那么,企业供应食品的分量就要多一点。如果县里面经费困难,财政拿不出钱,那么,在招标的时候,这部分钱就要被转嫁给公司。”

过期午餐拷问“牛奶面包”运输链

凤凰县的招标公告中要求,“按照《供应学校和人数一览表》,定期配送到各个学校(含村小)。”

但是记者了解到,供应商只是负责将食物配送到各个乡镇的中心小学,而向下级的村小、片小、延伸点配送营养餐的工作,是由中心小学主管后勤的老师来负责的。“但他们只是兼管,时常会出现纰漏。”刘希举例,“村小学老师来领货,如果主管的副校长有事,可能叫总务主任、报账员来经办。”

此次所德小学接受的“黄金吐司”原为赠品。但由于与“主品”包装相似,而腊尔山小学经办老师又临时变动,导致了腊尔山小学在10月30日误将“赠品”当作“主品”发给了村小。

同时,在凤凰县,并非全都是送餐车直接送下去,有时靠村小的老师自己来乡镇取食品。“对于偏远山区的村小,路途不便,没有公路就需要背、挑,容易延误时间,造成食品过期。甚至有的村小只有几个学生、一个老师,老师同时要上课、保管、分发午餐。工作量一大,就很难保证不出问题。”

当地的所德小学校长及副校长、县教育局勤管站站长及副站长已被免职。“免费午餐”发起人邓飞表示质疑:“凤凰县教育局给孩子发牛奶面包,关学校什么事情呢?为什么要撤三名校长的职?”记者就上述问题采访湖南省教育厅营养办和凤凰县教育局,均被拒绝。

“每天每人多加一元钱”,让孩子“吃上热饭”

邓飞呼吁,“营养午餐”应该改“牛奶面包”为“热饭菜”。刘希却认为不可能,因为村小、延伸点没有食堂,中心小学的食堂面积也严重不足,“有的学校近千学生,用餐的地方也只有400多平方米。”

而在村小兴建食堂同样也存在困难。“学校人少、交通条件差,采购物资很不方便。很多村小、中心小学没有干净用水,要按照规定做到清洗、浸泡、消毒,十分困难。”

邓飞则不认为必须建食堂,因为学生可以坐在教室里吃饭。“只需要建一个厨房,保证安全做饭。根据学校大小,因地制宜,还可使用重复利用的板材,避免浪费。”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卢迈认为,学校能否建食堂,要靠政府财政的支持,否则只能选择“牛奶+X”。目前,宁夏基本实现了食堂供餐,就靠“县政府给每个学生多加一块钱”。“100个学生的学校,请一个厨师,每天工资50元,剩下的50元来维持水电、煤气等费用,完全够用。”

在湖南新晃县、湖北鹤峰县,民间的“免费午餐基金”和政府实现了合作。县政府出1元和厨房建设,公益基金出两元和厨师工资,合力形成对学校的立体监督,开创了政府和民间公益组织的“合作午餐”格局。

对于15人以下的小学,卢迈建议用家庭或个人托餐的方式,由学校附近家庭或个人来承担学生伙食加工服务,这样就能让小学生就近吃上热饭菜。

卢迈曾将宁夏和湘西的小学提供的午餐送到疾控中心检查,结果表明,宁夏的午餐热量达到了800卡路里,而湘西的午餐只有200卡路里左右。“按照国家规定,每个学生每天要摄取的热量应该是2000卡路里,宁夏的午餐满足学生每天摄取热量的40%,这是符合国家标准的。而200大卡的热量只有学生每天应摄取热量的10%,中小学生在吃不饱的情况下学习,很不利于他们身体和心理的健康发育。”

“国家营养改善计划最终还是要走向食堂供餐,‘牛奶+X’的课间加餐模式只能是一种过渡方式。”卢迈说。(记者 庄庆鸿 实习生 刘丹)

泸州订制工作服

公共服务行业定做制服

玉林工作服订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