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米筛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洗米筛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萝卜招聘与上行通道受阻

发布时间:2020-07-13 17:21:06 阅读: 来源:洗米筛厂家

一个萝卜一个坑,为萝卜挖一个坑,让其他的萝卜没门!

2010年12月13日,一个网贴引来巨大的关注,网友称句容市政府接待服务中心工作人员应聘条件是“人为设置”,专为该市一副市长侄女王梦媛量身打造,对此,该市人社局予以否认,称招聘条件系用人单位据岗位需要设定,符合者有4人,这个新闻很容易让我们联想到此前的福建屏南公务员虚假招聘事件。

2010年10月9日《上虞市招商局(招商服务中心)招聘公告》:招聘人数1人,条件为:专业英语八级,2010年8月1日前在国外取得硕士研究生以上学历和学位;身体健康,年龄在30周岁以下,且是具有浙江省户籍。

12月13日,上虞市招商局发布拟录用人员公示,被录用者名叫王溯,1986年3月出生,英国东安吉利亚大学国际人力资源管理专业毕业,获理学硕士学位。

网友质疑此次招聘为“量身定做”:不是官二代就是富二代。据了解,就读英国东安吉利亚大学,入学要求资助数据到位资金约为59万英镑。每年总费用约需12万至15万元人民币不等。

有人分析了“萝卜招聘”的几种常规操作手段:

一是在报名环节,首先限定本地户口,美其名曰“解决本地人的就业问题”,即便名牌大学的学生要考,如无本地户口也没有资格,通过这一方式绝大部分竞争对手被排除在外;其次对专业、年龄、技能等条件进行有指向性的限制,以达到符合某个人的条件,减少竞争对手;最后缩短报名时间,一般为3天左右,可以想象,一天的时间公布在网上,会有多少人知道?而第一时间能知道的,也大多是某些特殊群体。

二是在笔试环节,基层事业单位人员招聘笔试,一般不明确要考查的内容,考查要求也含糊不清,比如一些地方考试内容一栏仅定义为:事业单位人员应知应会知识,这让绝大多数考生无从复习,也为暗箱操作留下了空间。

三是在面试环节,就一般情况而言,笔试还是比较难掺水的,而面试考官要想关系户在面试中拿高分太容易了,基层都是熟人社会,由于面试环节缺少透明,评委的自由裁量权大。比如被曝光的浙江某市公开招考9个岗位事业编制工作人员,拟录用的考生都是每个岗位面试成绩第一、二名的考生,而笔试考分高的却无一人入围。

有评论认为,类似“内定招聘”、“人情保送”的做法,似已成为一种侵蚀社会公信力的“溃疡”,不断挑战社会底线,不断撕裂社会公平,也不断锥刺舆论神经。

人民日报有项问卷调查披露,“社会竞争中产生不公平感,导致相对被剥夺感强烈”,是公众普遍出现弱势心态的一个重要原因。而中国社科院一份名为《当代中国社会流动》的研究报告直言,干部子女成为干部的机会,是非干部子女的2倍多。事实上,近年来,“农民工二代”、“贫二代”、“富二代”、“官二代”、“垄二代”的概念频频撞眼,让人们感到改变命运的艰难。

越来越多的人感到,社会流动性正在降低,上行通道受阻,人们普遍感到对于现实的无力,一个正常的社会出现阶层分化不可怕,可怕的在于“差异”之后,因为社会不公平、机会不均等,“差异”被进一步淤积、固化。一个“和而不同”的现代社会,公民无论处于何种阶层,应该都可以通过正常的创业、招考等方式实现身份和经济地位的变化。流动越活跃、通道越畅通,社会才越有活力,也越有向心力。

【即时通会员如是说】

我们为什么只看到眼前的利益呢?如果不能胜任的人在位,会把我们的国家带到什么地方去?是的,没有人在乎,因为国家是大家,不是自己的,谁在乎呢?在位的只在乎自己的亲戚朋友有钱赚,不在位的凭什么在乎呢?我们淡然处之,见怪不怪吧。想来我们有生之年,也不会坏到什么地步去,至于子孙后代,再说吧。我真的是败了。——陈晓龙

作为一个平民萝卜的后代,一群平民萝卜的亲戚,没有人为我这个普通的萝卜度身定制萝卜坑。因此,我努力塑造自己,为了适应那些别人挖好的萝卜坑的规格。当我历尽艰辛,做出牺牲努力接近萝卜坑的要求,却发现有人轻而易举的就填了进去,并且很完美。我开始痛恨这种选萝卜的体制。痛恨之后我更加努力,但是努力的方向不是去改变这种体制,而是在这种体制下努力为自己挖掘萝卜坑。——猎人

干部子女世袭制,家族企业的壮大,这些早已不再是新鲜事。不管是面试、笔试还是报名环节的限制,只要他们想招那个人,这些通通都不是问题。结果早已预料到,又何必弄个冠冕堂皇的形式走过场?不可否认,干部子女、富二代确实在一切条件上具备优势,比如人脉资源和教育水平,但社会不应该去努力扩大这种差异,而应该尽力去缩小差距,给普通人和杰出者一个机会去实现自我,去缩小这种差异。这种招考实在让人心寒。——胡倩

社会流通渠道被闭塞的最危险之处还不在于社会分层的固定化,而在于这种固定化给中下层民众带来的普遍绝望与被剥夺感。一个绝望的群体,尤其是一个数量庞大的、绝望的、弱势的群体,是很容易铤而走险突破底线的。当这个社会明确地划分为既得利益者和要求改变现状者两个群体,并且这两个群体之间泾渭分明的时候,就是社会动荡和充满变革风险的时候。如今我们发展经济增强国力,时时刻刻都在强调“稳定压倒一切”,可是那些高喊着稳定的人们,难道真的不知道所谓“社会流动”和所谓“稳定”是如此密切相关的吗?稳定,是机会均等,人人有奋斗的权利和愿望,而不是把社会阶层僵化固定。看过大禹治水的人都知道,堵塞的最终结果是溃堤。——西铭

这个问题清华的孙立平教授已经谈过很多次了,社会阶层的板结,上行通道受阻。这样,这个国家又变成了一个贵族制的社会,地位是世袭的。贵族制是否过时,可以讨论,但是,在贵族制下,贵族的权利大,责任同样也大。例如周朝的时候,就只有贵族才有权上阵打仗的,也就是平民和奴隶是不用服兵役的。可是我们现在的贵族们好像只有权利却没有义务,这只能算是一种比较蹩脚的贵族制。而且现在是个信息开放的社会,这种种的不公平自然会诱发底层民众的“被剥夺感”,长此以往,能不出问题么?——王俊岭

最近屡屡看到曝光官二代给子女走后门找工作的新闻,并不是因为官员们最近才集体给子女找工作、走后门,也并不是因为现在是找工作的旺季,而是因为这样的情况其实早就是“约定俗成”的。不仅是官场,在很多好单位也是如此,在编的岗位几乎都是给干部子女留着的,即使外面的人再优秀,你也进不去。其实我们也早就习惯了,网上不是说了吗,谁让我们投胎时选择了“hard模式呢”呵呵,还得更努力啊。——贝拉

社会要重视这种制度腐败问题。跟政府招标一样,也曾出现过猫腻。消费者会遇到霸王条款,合同里会遇到合同诈骗,谈何社会公平与正义?制度腐败如果不严加查处,必然会在整个社会蔓延,形成恶性循环。要解决这种问题,光制定公务员法、招标法和合同法是不够的,必须要引入社会监督机制,同时要健全行政与司法问责制度,严格查处,只有这样,才能在社会的土壤中成长出更多优质萝卜。——刘鹏飞

萝卜招聘,老话题了,我就不在这再骂他们一次了。这次说点新鲜的吧。我觉得,某段时间某一件类似问题的新闻报道层出不穷,证明我们身边的这类问题太多了,也证明在中央看来,这些问题还是“无伤大雅。”否则的话,第一个新闻出来,中央马上当原则问题来处理,第二个新闻基本就出不来了,为什么?影响太恶劣上边会控制一下类似的新闻。——马超

萝卜招聘是相对的,用人单位需要招聘到适合自己的人才,规定各种限制条件并没有什么错,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但是有些招聘条件过于苛刻了,显然不是在选人才而是在设路障,这种单位不进也罢!挤也挤不进去。——张欢

又回到内幕问题了,萝卜招聘要招的萝卜早就定好,招聘不过是个幌子,为的就是光明正大的内幕招人,不怕这个社会竞争激烈,不怕成功之路多么难行,怕的就是社会根本不给你机会去竞争,怕的就是内幕地把你通向成功之路给封住。为什么这些潜规则新闻屡次曝光却从未得到有力的制度遏制,关键就是这些利益是属于掌握权力的人手里,遏制潜规则就是损害自己利益,改革从来都是从改革者利益为出发点和根本动力,与改革者利益违背的改革是不会成功的,没有背景的人会批判这种潜规则,但是当有了背景后,这些人就不会再去反对了,很多号召公平的人不过是恨自己无法“不公平”别人罢了。——高欣婷

萝卜招聘再次印证了所谓既得利益者就是自己上了车,不让别人上车。他们不光自己上车,自己的老婆孩子七大姑八大姨能上的都要拉上车。 不过我们在批评这种现象的时候,是否也该反思自己,如果有这样的机会,我们自己到底上还是不上。——笔笔的笔

怎么觉得又像回到了之前的社会呢,要想进入高层社会必须得有裙带关系,如果没有裙带关系只能凭借财富挤上去,如果既没有人,也没有才只能游离在社会的底层。——程鹏丽

好事没落在自己身上都想责怪,都想埋怨,为什么我爸不是谁谁谁,凭什么我就不能进,既然能做的出来就说明能承担的住后果,没人指责没人开新闻发布会说这是绝不允许的,所以么,淡定吧,在中国活着这不可避免,等你做了那个萝卜你就不埋怨了。——程佳佳

有一年很流行一句话“我没有背景,我就是我自己的背景”。可是现在又有几个人能拍着胸膛震地有声的说出这句话。我们都被权势欺压怕了。连地铁里被人踩了也要先问一句“请问,你爹是李刚么?你有亲戚朋友叫李刚么?”谁都怕权势,有权势的人一个手指头一点就把你给弄死了,你还不知道是怎么死的。何况,只是一个坑而已。对于有权势的人来说,造一个坑就是小菜一碟。上有政策,下自有对策。我们不眼红。——潘昕妙

父母发达了,就会想尽一切办法把自己的子女也弄得发达起来,甚至不给平民老百姓一点点的机会,而群众则没有哪怕一点点的机会去改变自己的弱势地位。——李特

一个萝卜一个坑,现在得少种萝卜多挖坑……在人情社会的中国,如果一时半会不能改变这种“拼爹”之风,那就一手抓紧处理,一手增加就业岗位,人才多岗位多创造的社会价值多,才是好事。——陈夏阳

人是要招进去的,环节还是要走的。当一片田里都是萝卜的时候,它们是容不下一个土豆的。——杨弼麟

宁德制作西服

四平工服订制

乌鲁木齐工服订制

韶关订制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