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米筛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洗米筛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农民工上访得先预约官员权力何其大【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8 13:34:37 阅读: 来源:洗米筛厂家

农民工的利益诉求,竟没有官员玩游戏重要?

一名农民工到武汉市新洲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劳动监察大队求助讨工钱,正在电脑上玩扑克游戏的大队支部书记李伦俊却以“没预约”为由,让求助农民工在一边“等着”,自己继续玩游戏。大队长称其行为“确有不妥”,将对其批评教育。(《武汉晨报》8月31日)

官员上班玩纸牌是玩寂寞也是玩忽职守

农民工的利益诉求竟然没有自己玩游戏重要,如此的人民公仆,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情为民所系的先进性在哪里呢?如此的不能急民之所急、忧民之所忧,不能不让人叹息。为了自己玩游戏之快,竟以子虚乌有的“没有预约”来搪塞找上门来的农民工,让其在一旁干着急地等着,这样的作为真让人怀疑,其是人民的公仆还是群众的老爷啊?或许在这名干部看来,人民公仆只是他嘴上的名片,而内心充满的则是大老爷思维。这可真是要不得。

对于该干部玩游戏,有网友调侃说,官员玩的不是游戏,而是寂寞。赞同这样的观点,不过此寂寞非彼寂寞。他们为什么在上班时间会寂寞呢?如此脱离群众的需求,对民众的疾苦冷暖如此的麻木不仁,不寂寞才怪呢。因此,官员要想摆脱寂寞,从群众中来的干部就必须到群众中去,而不能高高在上地做“老爷”。当然从专业行政伦理的角度观察,该干部玩的不是游戏,也不是寂寞,而是玩忽职守。是一种不认真对待自己工作、严重不负责任的懒政行为。□焦守林

不是干部玩游戏是权力玩游戏

这已经不是某个干部在玩游戏,而是权力在玩游戏,被游戏的,则是农民工本该得到维护的权益,本该享有的利益。

权力玩游戏,首先被损害的自然是权力的服务对象。当这位满怀希望的农民工上门求助的时候,他估计也没有指望得到多么热情的款待,多么殷切的招呼,他只想寻求帮助要回属于自己的工钱。然而,面对这位让自己“等着”而只顾自己玩游戏的人民公仆,他心里能够要回工钱的期待肯定又降低了不少。

权力玩游戏,被损害的还有权力本身。权力是为权利服务的,当权力置权利于不顾而只管自己“玩游戏”,权利必然会对权力感到失望,感到愤怒,接下来就是不再相信权力,以后遇到事情宁愿走旁门左道也不会再求助权力。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将是一种很可怕、很令人担忧的结果。这是权力自己不能不认真考虑的事情。

公民的权利要想得到维护,作为国家公器的公权力就不能随便“玩游戏”。公民应该明白这一点,权力的掌握者更是要明白这一点。□苑广阔

没有“张不妥”,何来“李游戏”

《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第二十八条规定,严重违反公务员职业道德,工作作风懈怠、工作态度恶劣,造成不良影响的,给予警告、记过或者记大过处分。这就是说,行政机关公务员在工作中办事拖拉、推诿扯皮、漫不经心,造成不良影响的行为,都可名正言顺兴师问罪,而不是避重就轻的“不妥”,轻描淡写的批评教育。

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卖红薯。李伦俊在班不务正业已成精为“李游戏”,新洲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劳动监察大队大队长张明学居然说“不妥”,如此不屑一顾真的不妥太不妥。这种态度,大有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嫌疑,大有放任自流变相纵容包庇的成分,更有领导漏管失管的影子。

上班工作认真与否,反映一个人甚至一个单位的作风纪律、办事效率、服务质量、敬业作风。不是枝节问题,而是原则问题。我敢说,没有“张不妥”的厚爱,就不会有“李游戏”的潇洒。(南方都市报)

农民工“没预约”不接访,官员权力何其大?

农民工到劳动保障机构求助讨工钱却要“预约”,更可恶的是让求助农民工在一边等着 的干部却在玩电脑游戏,该干部如此雅兴以及如此高超的“忽悠”技术确实不得不让人折服。

农民工来劳动保障机构求助,那是说明我们的农民工兄弟实在是到了没有办法的境地,也不至于跑到维权部门来解决,农民工朋友们一个优良品质就是朴实,自己能解决的问题绝不麻烦别人,他们把到政府机构维权看成了最后的稻草,这背后更是一种理解和信任。但是,看看我们深受信任的公务员们,又是怎样的一副德行和嘴脸。

农民工权益受损,甚至没米下锅,找到维权的政府部门,而里面的干部竟然有时间玩游戏没时间接访,甚至把农民工兄弟当成要饭的随便找个借口试图将其打发走,试问:到劳动保障部门求助,哪条法条规章规定了要预约?即使真的需要预约,玩着扑克接待群众又算是公务员行为规范里的哪一条?说来说去,恐怕只有三字解释得通:怕麻烦。

因为“怕麻烦”,所谓的“预约”就是忽悠、就是借口,一个打着为农民工维权旗号的政府机构竟然忽悠起了权益受损的农民工兄弟,不禁让人感叹农民工兄弟真命苦,期盼中救命的最后一根稻草竟然是个大忽悠,这还让农民工兄弟怎么活。

有时间玩游戏,没时间接访。所谓的“没预约 不接待”根源在于干部们太矫情,自视高人一等,虽然坐在为农民工维权的社会保障机构的位置上,但却全然没有为农民工维权的意识,甚至视农民工们的求助为累赘、为麻烦。

“没预约”不接访的干部不仅矫情,更是一个大忽悠,毫无为百姓服务之心,试图用一个“没预约”的借口将自己职责范围内的事情推得一干二净。其实这是明显的蹲坑思想,认为这是清水衙门,有位置就先蹲着,有麻烦就踢走,试问,如此不作为的维权部门存在有多少意义?笔者认为不要也罢,这样李书记们也没有人来麻烦他们打游戏了,在家里爱怎么打就怎么打,但挂着“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这一政府机关的牌子,不履行职责、随意打发群众恐怕是不行。

就在几天前,温家宝总理在接见公务员代表时表示,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人民满意”,这四个字说起来简单,但做起来非常不容易。但从这名“需预约”的干部看来,打牌的时间可要比一个农民工兄弟的权益重要,连做都不愿意,就更不用谈“人民满意”了。

“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情为民所系”,机关干部应该改一改类似的矫情,不能老是高高在上,手攥着的权力不是求安逸、求个人私利的工具,是为人民服务的工具,如果这一点都不明确的话,“没预约 不接待”的忽悠干部又岂止是李伦俊这一个?(金羊网)

农民工“预约”讨薪,折射干部非正常状态

《武汉晨报》报道,农民工安咸刚到新洲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劳动监察大队求助讨工钱,正在电脑上玩扑克游戏的该大队支部书记李伦俊以“没预约”为由,让求助农民工在一边“等着”,自己继续玩游戏。新洲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党委书记程其祥了解到这一情况后表示,将对此事严肃处理。

此事经网络转载,引起不小的关注,这说明,干部作风问题,受关注程度并不以地域为限。网上有很多看法,未必真实客观,但我们首先要承认,这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新洲区有关部门、有关人员应有承受这些言论力量的基本勇气。媒体所定格的画面,使李伦俊书记的形象表现得更为直接,对游戏的热爱和对服务对象的冷漠,看上去自然正常,实际却是不在正常状态,说其身在位,不尽责,人浮于事,应是不过分的。

相比权力肆意、直接侵害公民利益,一些人会认为这样的行为不能算严重,甚至是小事一桩,无伤大雅。问题需要更加深入一点来看待。有时,某个公务人员陷入形象危机,人们往往会议论,“看看现在的公务人员什么样子”,这是一种发散式的联想。同样,李伦俊自己玩游戏,把服务对象搁置一旁,这会让人对一般行政人员的工作状态产生怎样的负面判断,并非不值得担忧。

这起事件或许不是代表,但可以作为全市行政机关工作状态的一个例证。我们承认,不少公务人员恪尽职守,在工作上有事业心、责任心和紧迫感,但也毋庸讳言,机关作风慵懒、颓靡、不干事仍是长期存在的问题。近些年来,市委市政府出台各项规定,直指机关作风和政府效能,今年8月初,市纪委十—届七次全会也透露了一项调查结果,过半数的调查对象对于群众生活和企业经营活动密切相关的基层科、队、站、所的服务持中性或负面评价,一些政府部门“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现象并没有彻底根除。

公务人员若不想做,做不好,走向“换人做做看”的局面,已经不新鲜。几年前,成都曾掀起针对“不在状态”的干部问责,一批无所事事的官员被处理,今年初,因上班时间炒股、上网聊天,湖南岳阳又有一些市直机关干部被处分。碌碌无为、得过且过、消极敷衍,官员如此而为已经不像过去那样,只要不犯大错、不因违纪违法受到追究,就可以官照做,“俸禄”照领,有违民心之过,开始需要承担责任。

官员工作状态不好,原因可能多样,职责不清、无所适从,安排不妥、用人不当,无事不管、有事卸责,甚至还有个别单位部门本身就无事可干,但这都不是官员可以不做事的理由,也应有办法去解决。打造中部公共服务中心已是武汉的一个蓝图,除科教、医疗卫生、文体娱乐等方面外,政府公共服务也是很重要的一项内容。浑浑噩噩,身心陷入混世状态之中,这是一座奋力前进的城市需要摆脱的面貌,我们一直在做,但让行政惰性、责任疲劳的出现再少一些,让更多公务员对“忠于职守,勤奋工作,尽职尽责”的义务有基本履行,把这一点做好,这是全体市民共同的期望与要求。

在常州这四个地方升放无人机就是黑飞探头

特制袖子专偷鲍鱼名鲍鱼大盗昨日被批捕张志政

徐工集团工程机械有限公司党委书记王民一定要把制造业搞好辐射源

泰国向伊拉克销售了10万吨5破碎率大米姜育恒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