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米筛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洗米筛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探访庞麦郎陕南老家庞父称祖上没有在台湾的dd

发布时间:2021-01-21 07:31:01 阅读: 来源:洗米筛厂家

探访庞麦郎陕南老家 庞父称祖上没有在台湾的

庞麦郎父母(视频截图)

庞明涛当年打工回家添置的电视,如今因为信号问题,暂无法收看。

庞明涛的家乡位于陕南山村,镇上通往村里只有一条盘山小路。

法制晚报2月17日报道 我们听过庞麦郎作词并演唱的“2014洗脑神曲”《我的滑板鞋》,听过自称长自台湾基隆的他口吐陕南方言,看过让他贴上“荒诞”、“邋遢”和“谎话连篇”标签的报道。可我们还是不了解他,尽管对他的报道和讨论在今年一月刷屏了整个微信朋友圈。

但有些问题至今没有揭开答案,比如他的真实年龄、家庭出身、成长轨迹和所坚持的音乐梦想的成因和经过。

记者赶赴陕西宁强县家中。我们试图关注,作为一名从穷僻山村走出的小镇青年,从背井离乡到一夜爆红之间,被忽略的孤独与坎坷,进而分析这些缺点可能的成因。

出身生于上世纪80年代 长于陕南山村

在庞麦郎的家乡——陕西汉中市宁强县代家坝镇南沙河村,出行并不是件容易的事。除了开摩托或步行7公里,村民进镇只能等两天一次的赶集,那里才有私人面包车,靠一条约五米宽的盘山公路在村镇间往返。迎面遇上货车,面包车必须靠边停下,否则无法会车。当地司机介绍,汶川地震之前,这只是一条未铺水泥的土路。

这是地处秦岭和大巴山之间、国家级贫困县属地的南沙河村的写照。

在村口下车打听庞麦郎家位置,有年轻人在“噢”了一声后,指着不远处土坡上的三间瓦房:“就是那儿”。比起村里不少二层小楼,偏居一隅的三间房并不起眼。网络神曲《我的滑板鞋》演唱者约瑟翰·庞麦郎、真名庞明涛的青年便来自这里。

《法制晚报》(以下简称法晚):家里除了庞明涛还有什么人?

庞德怀(57岁,庞明涛父亲):庞明涛从小在村子里长大。他还有个哥哥在山西长治煤矿打工,在当地做了上门女婿。现在家里只有我和他妈两个人。

法晚:他上学上到什么程度?

庞父:他小时候在村里的南沙河小学读书,作文还可以。后来上了代家坝中学,中考时差三五分没考上,家里也没钱送他上高中,就上了宁强职中。在宁强职中,他的作文还上过职中的校报。职中待了不到半年,他在电视上看到西安外事学院,又去外事学院读了两年,学的专业是出来搞外交的。在外事学院第一年作文还考了98分。可读了两年还有一个多月就考试了,他跟着西安几个小伙子去山东打工,结果没找到活儿,直到没钱花了才跟我打电话。从这之后就再没读书,第二年他就去了广东打工。

法晚:庞明涛曾对媒体表示自己出生于台湾基隆,他是出生在那儿吗?

庞父:庞明涛出生在南沙河村,从小在南沙河长大。在离开西安外事学院打工之后,一个台湾老板曾教他如何写歌词。我们祖上没有在台湾生活的人。

法晚:庞明涛曾在视频采访中称生于1990年,然而网上却爆出他的身份信息照片,显示他生于1979年,他到底出生于哪一年?

张青梅(58岁,庞明涛母亲):他哪年出生我不记得了,但1979年是他哥哥的出生年份,哥哥比他大七八岁。在填写户籍资料时,村上的会计把他哥哥的生日填到庞明涛的表上了。后来办身份证时,他和他爸都嫌去宁强县里变更麻烦,我又不识字,就一直没改。

庞明军(庞明涛哥哥):我出生于1979年,庞明涛出生于1984年,登记的时候,把我俩的生日弄颠倒了。

性格内向寡言 “村里没有和他玩得好的”

内向、寡言,在村里没朋友,有时连父母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勤快、聪明、羞涩、爱哭,老实巴交、幼时爱和其他孩子打架……所有这些评价,都来自父母、亲属和邻居对幼时庞明涛的回忆。这一切,与媒体先前呈现的庞明涛“彷徨”、“迷失”、“狂妄”和“邋遢”的形象看似毫无关联。

法晚:庞明涛小时候调皮吗?

庞父:他小时候个子长得比同龄人快,经常打别人,一月就能惹一两回事。我们也经常训他。但因为他是小儿子,从小也没打过他。上了初中后,就再没惹过事。他小时候很会干活儿,犁地、除草、种玉米他都会干,但也要大人分配,你不说他也不主动干。但是他很聪明,小时候带他去种玉米,大人忘记带锄头和化肥,你不用叮嘱他就会主动带上。

法晚:他在村里朋友多吗?

庞父:村里没有和他玩得好的,这周围也没有他的朋友。平时村里的年轻人回来了,他也不跟别人耍,就闷在家里睡觉、看书看电视。他喜欢看一些现代小说。

法晚:能否讲些庞明涛的事?

张青春(庞明涛幺婶):以前我们住在一个院子里,小时候他很勤快,每天放学回来都去搬柴。每天早上上学,他和哥哥一起走,哥哥不等他,他就哇哇一路哭到村口,有人开玩笑说村里安了个唢呐。还记得他小时候不爱吃玉米榛子饭,一听说吃榛子饭,撒腿就跑。可他本身又没钱,也没啥买的吃,所以你看他现在也没长肉。

现在比小时候懂事多了,他回到家里哪儿也不去,就在家吃饭看电视。有时候叫他过来吃饭,两三趟都叫不过来,他还是不好意思。

法晚:庞明涛平时爱撒谎吗?

庞德斌(50岁,庞明涛叔叔):他平时不怎么撒谎,就是不爱说话。

梦想:频繁头昏无法打工 音乐或是唯一出路

去煤矿打工和售卖粮食也不足两万的年收入,年复一年地投入儿子的音乐事业,对于年近六旬、一辈子面朝黄土的庞父夫妇来说,就像是一场赌博。

在他们看来,儿子因身体原因无缘体力劳动,音乐似乎是他唯一的出路。他昼夜写歌,渴望成为歌星。但多年毫无建树、受骗和挫败开始让他暴躁和惶恐。

法晚:庞明涛是什么时候对音乐感兴趣的?

庞父:他从广东打工回来的2008年就开始写歌词了。我想让他打工挣钱,他说他不打工了,要写歌。

庞母:2012年他从广东打工回来,跟我说他写了几首歌词。我还担心他白费工夫,是在搞传销什么的,就说你没上过音乐学校怎么会写歌。他说你不信我们就试试。后来我才知道,他在北京打工的时候,就白天黑夜地写歌。

法晚:庞明涛为什么会突然喜欢音乐?

庞父:具体怎么喜欢上的,我们不知道。我觉得他可能是看电视上那些歌手轻轻松松能挣不少钱。

法晚:迷上音乐之后,庞明涛有什么变化?

庞叔:对农村人来说,赶酒席就算件高兴事。可平时有酒席他都不去,就在屋里写歌,这么多年一直搞这个。

庞母:庞明涛用一个大作业本写歌,有时候写写就撕了,说是在外面打工有人骗他。这些歌词装了整整一塑料袋,扔在床底,后来被我烧掉了。他前后写了两个笔记本,但有一个本子没写满。

庞父:我估计有四五十首。

法晚:平时在家他唱歌吗?

庞母:我曾经让他跟我唱,他不唱。他小时候爱跟同学唱歌,回到家里唱得少。

法晚:他的身体有什么问题?

庞母:他经常说头昏、心跳快。他大约在2008年生病,直到三年后头昏的不行才跟我说的,他说他怕跟我们说了难受。我让他去做检查,他不去。

庞父:现在他说隐约对音乐有点头绪了,心情比以前好多了,头脑也没有之前昏了。

生活:向家人要路费 家里每年支持他1万块

终于,由庞麦郎作词并演唱的《我的滑板鞋》蹿红网络。一夜之间,他从无人问津到爆红网络,尽管他带有浓烈方言的唱腔至今饱受诟病。

迅速走红带来缺氧式的晕眩,曾经的暴躁和惶恐却未及退去,庞麦郎“彷徨”、“迷失”和“狂妄”的形象最终暴露在聚光灯下。

法晚:你们支持庞明涛搞音乐吗?

庞父:我想让他打工挣钱,他说他不打工了,要写歌。还说家里没钱,要是有4万块钱早都发专辑了。我也觉得亏欠他,就随他了,何况除了写歌他也没什么其他爱好了。

法晚:你们如何支持他的创作?

庞父:全家一共五亩地,种点玉米、水稻和油菜。他妈天天吃药,就靠我在煤矿打工,带上卖粮食,一年也挣不到两万块钱。但这些年每年支持他配音、路费和将歌曲发布在网上,每年得一万块钱。他2010年左右在西安录音,给了他3000块钱,后来录《我的滑板鞋》又给了他6000块。他曾说要把吉他,我也给他钱让他去买。前前后后,感觉给他投入的钱起码有四五万了。

法晚:这期间庞明涛除了写歌还干什么?

庞母:他在山东、北京好多地方打工。在广东、云南,他给饭馆端盘子,但他身体不好,干几天就停了,老板也不给结账。他想休息一下,但又没钱花,又去找活儿干。他有时还会问家里要路费,要零花钱。我们曾劝他回来,他又说回来没钱用。

法晚:他的音乐创作顺利吗?

庞母:这期间他已经发了两首歌了。在上海的时候他发过一首叫“喜马拉雅牛”(其实是《西班牙的牛》),但是没火,后来又发了一首《摩的大飚客》,也没火。他急得和我们发脾气。

考虑到家里就靠他父亲一人打工,我的胃和腰都不好,年年吃药要花一万多块钱,这些年每年支持他配音、路费也得一万块。我们劝他不要搞音乐了,但他不听。

他已经有很多年没笑过,他这几年受了很大的痛苦,说压力大得很。

法晚:你们试图劝阻过他吗?

庞母:我们希望他挣钱娶媳妇,也想着给他攒点钱,他说不要,说要等歌曲成功了才结婚。跟他说他不听,结果钱也攒不下,急得我们睡不着觉。

法晚:有没有想过庞明涛有天也会走红?

庞父:也想过。但是我们没钱,也没背景,只能靠他自己闯,闯到哪儿是哪儿。

争议诉讼在即 称“公司赢不了他”

在代家坝镇打听庞麦郎和他的作品,十有八九都知道这是当地的一位“人物”。与年轻人毫不掩饰对歌曲的推崇并对庞麦郎本人作出“夸张”、“神叨”的评价不同,听过该歌的长者只是付之一笑。

成名后的庞明涛仍在漂泊。除过半月一次的电话和摆在家中的电视、柜子,他带给家里的,还有无尽的焦虑。

法晚:你们听过庞明涛唱的《我的滑板鞋》吗?

庞母:我在网上听过这首歌,他嗓音不好听,我觉得他唱得不好,也害怕他写错唱错会惹事。

法晚:庞明涛在外打工这些年,为家里做过什么吗?

庞父:2009年春节他从广东打工回来,给家里买了个电视、柜子,给我和他妈一人买了件衣服。

法晚:你昨天新买了一辆摩托车,是庞明涛给你买的吗?

庞父:摩托车是他提出让我买的。他早就跟我说买台车,推个化肥什么的也方便。他让我先把车买回来,到时候再给我钱,他还是挺关心我们的。

法晚:他经常和你们联系吗?

庞父:他时常几个月都不打一次电话。但2014年走红后,一般半个月就给家里打一次电话。前几天他还打过电话,他说他在江西唱年会。我劝他该订婚了,不能再跑了,他说让我别管。结果第二天他就换号了,我也联系不上他。

法晚:他今年要回家过年吗?

庞母:他说今年过年不回来,他说在外打工没时间。

法晚:据媒体报道,唱片公司已起诉庞明涛,诉讼在即,你们担心吗?

庞母:我问他打官司能赢吗,他说公司赢不了他。他叮嘱我们不要接受记者采访,害怕是唱片公司找的人。其中具体的事情,只有他们双方才知道。

火柴人联盟2最新版

中国福利彩票下载官方免费下载安装

仙侠风云

本地下载香港最新版马会资料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