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米筛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洗米筛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全世界只剩我最爱你[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22:00 阅读: 来源:洗米筛厂家

div>

请让我做个堂堂正正的废物

我躺在病床上发微博:不进医院,不知道健康有多宝贵。然后看评论看得很欢乐,底下纷纷回复:进去了啊,什么时候进去的,咋进去的?让我瞬间有种失足少女的错觉。

没错,我是失足了。我和校篮球队的男生打赌玩滑板,结果不仅输了,还摔了,此刻一条腿裹得像个竹筒粽子。我刷微博刷得意兴阑珊,转而在裹着腿的白纱布上画画。唉,可见我有多无聊。

你百忙之中最后一个来医院里看我。你是谁?是夏总,是几十号人需要仰仗着养家糊口的人物,你众多身份中最无关紧要的一个,才是我的妈。

我知道你很忙,这些日子忙着陪一个老太太晨练,那老太太不是凡人,是你生意上一个关键人物的妈,你天天套近乎,只为获得第一手资料。好吧,我承认,就冲这股子执著和毅力,加上厚脸皮,你也不是凡人。

你早出晚归,有那么多的时间陪不相干的人,却唯独我得不到你的眷顾,这发现真让我泄气。

放下名牌包,还没喘口气,你开始数落我,“没出息,长这么大了还像个野小子,到处疯玩,不爱学习,也不会打扮自己,不是个内外兼修的美女也就罢了,连最基本的安分守己也做不到,成天捅娄子。”

我对你的牢骚充耳不闻,你就巴拉巴拉继续唠叨,我盯着你的嘴巴分外眼晕。

“你够了没?”我懒懒地说。

你一时怔住,仿佛没听清,片刻又发怒,“你看看你这是什么态度?”

“就这个态度。”我哧溜哧溜喝果汁。

你终于不再说话,空气安静下来,周围有好奇的目光。幸好你业务繁忙,电话响,闪身出门。

你像天下所有家长一样望女成凤,但真理教导我们,付出与收获应成正比。你没有时间辛勤灌溉我这颗幼苗,自然也不必期望我能给你多好的表现。况且你的希望还能再老土一点吗,努力学习文化课,争取早日成材。这都什么年代了,我志不在此,你强迫也没有用。

老妈,并不是所有人都希望像你一样强势、风光、一举一动吸引很多人的注意。也许我一辈子也超不过你,就让我做个堂堂正正的废物吧。

我只是有点难过,你的春风得意在某种程度上伤害了我,而你并不自知。

忆及往事一阵恶心

伤好后回学校,又临近期中考试,我们不停地上辅导课,才刚收到通知说周末要加课补习,一片怨声载道。大家都被这疲劳战术轰炸得头晕目眩,能学得进去才见鬼。

我们苦苦地央求,年轻的班主任长得像只温和的兔子,一看就是食草动物,一点也不凶,所以我们敢于并且乐于和他磨磨唧唧。他最后绷不住了,露出一个顽童一样的笑,还露出可爱的兔子一样的大门牙,竟然答应偷偷带领我们爬山。一片欢呼声中,他的形象立刻光芒万丈起来。

那个下午玩得很嗨,兔子老班和我们合了影,大家被山风吹得东倒西歪,但脸上的笑容真真实实定格在那一刻。只不过,那是最后的笑容,那齐刷刷的笑脸,一直到高三毕业,在整个班级不复出现。

兔子老班还为我们谋到了另一项福利,要不是因为他,谁曾料想我们毕业班竟然可以被批准上体育课。操场上的低年级学生惊奇地看着我们一群从书堆里出来放风的师哥师姐,一定深感高三原来不是想象中那么不人性。

只是后来,我们失去了所有放松的机会,很多家长联合起来向学校提意见,说毕业班时间多么宝贵,怎么能放任一个不成熟的班主任粗疏散漫的管理。

为平息事端,我们的班主任被撤换成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学究,他的存在让我们活力尽失,我可以一天不说一句话,只是沉默着做题,做题,还是做题。

我只是没想到,带头发动大家去向校长抗议的学生家长是你!你还为此洋洋得意。你让我丢尽了脸面,成了所有同学的异类分子、可恨的叛徒,因为我有个恐怖的、不讲道理的妈。

我度过一段非常不愉快的高三时光,压抑到极点,以至于每天一想到要走进教室,总会感到胃部一阵由衷的不适,那种感觉,让我恶心。

也许,我是得了厌学症。

谁年少时没有离家出走过

我的脾气开始莫名其妙地疯长,野草一样。

我一月内把头发换了三种颜色,戴金属铆钉配饰,穿有破洞的衣服,本来还想在下巴上穿个银环,怕疼,想了想,放弃了。

和好友翘了晚自习跑到长江边上吹江风,视野一开阔,我一个激灵,灵光乍现,让她打电话给你,说我掉江里了。好友起初还拒绝,犹豫着说:“这不好吧?”但在我三顿大餐的利诱下,还是应允了。

江风很凉,带着潮湿的气息,我只是期待你来找我,但你没有来。来的是李叔叔,你的男朋友。

我是不屑和他说话的,所以在他走到我面前之前,我就赌气拉着同学跑掉了。

跑的同时没忘仰天自问,我就算掉江里都不能获得你的分毫关注,是你失败还是我失败?

那天夜里,我没有回家,在同学家蹭了一晚,电话声音刺耳,我在一边冷笑,决心从此以后不再做个提线木偶,被你的电话轻易控制。

可是,在同学家住了5天,好吃好睡看看电视剧打打游戏,也不用去上学,日子竟然生发出盛大的无聊来。没有人和我斗气,很清静,也很寂寞。

所以,在李叔叔再次出马接我回去时,我佯装不情愿地答应了。

本来想和你立下规矩,但是看见一桌子我爱吃的饭菜,还有你半笑不笑的脸,我觉得还是你比较高明,运筹帷幄,我哪里是你的对手。

你后来对我说:“谁年少时没离家出走过,我小的时候,比你叛逆多了。不过那晚你跟同学打电话的时候,我分明听到你在旁边打了个响亮的喷嚏,想谎报军情,也得先把戏演足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的离家出走都会以灰溜溜的回归告终。我只觉得,有些东西,经历过一次也就够了。

我该如何贺你,以眼泪,以沉默

你终于还是要再婚了。

你一个女人,那么要强,就显得不那么容易幸福。你离婚后,我离开了父亲和一个完整的家,而你脱胎换骨,从柔弱到刚强,也错失了很多凡俗快乐。

不知为何,我确定自己不是心存偏见,只是觉得他配不上你。

他的样子比实际年龄苍老10岁,他是新时代的家庭煮夫,你们男主内,女主外,他吃饭的时候会发出令人难堪的声响,他的衣着品味像个老人家。

可是,他会为你熬煮红枣乌鸡汤,你忙于案头的工作不喝,他就在一边陪着笑,一直到你过意不去,不得不小憩片刻,一口口喝下然后把汤碗交还到他手中。

他还会偷偷检查我的作业,把我个别写得龙飞凤舞实在辨认不清的字温情脉脉地再重新描一遍,他那认真的样子,让我觉得好笑。

我是在经过厨房的时候不小心听到你们要结婚的消息的,没有波澜壮阔的求婚,只有桩桩件件的琐事,你们商讨的态度完全像是在讨论今天买什么菜做什么饭。厨房是他的阵地,我向来不轻易涉足,碰巧那天饿得很,拎着一份炸鸡翅要进厨房微波炉热一下。

但你们靠得很近,那距离刺痛我的眼,炸鸡翅掉在地上,我扭身关了房门。

你敲着门第一次轻言细语对我说话。我说:“妈,不用和我谈,你想做什么,做就是了。”

我并不是反对,只是不知以何面目见你,用眼泪,或者沉默。

也罢,这一切就像历史的车轮滚滚而来,我不能也不想再阻挡,那个李叔叔,他老好人一样的面貌下有颗睿智的心。在社会生活中不甚成功的他,却会是个合格的丈夫。如果他能让你觉得高兴,就他吧。

送你的礼物是那些皱纹

高三后期,我只有唯一的一个朋友小胖,互相勉励度过黑色时光,也在我屡次抱怨你是个失败的家长时,给予我稀薄的宽慰。

我手机打不通,小胖打电话到家里来,是你接的。小胖胆小,一听见是你的声音,在电话里就结巴起来,于是你更觉得可疑。

于是审问开始了。你像盘查犯人一样问我:“他是谁?他成绩怎么样?他找你干什么?你们是不是过从甚密?”

我可以无视你过去的种种埋汰,但我决定不再忍下去,我爆发了,我当着你的面打电话给小胖:“走,陪我出去玩。”

我们去游乐场玩碰碰车,在顾头不顾尾的碰撞中蒸腾掉最后一点无处宣泄的郁闷。

当天是你的生日,我之前怕忘记,专门让小胖提醒我,准备个礼物什么的,或者好好表现一下,但是现在弄砸了。小胖安慰我说:“也没什么大不了,先把人惹恼,再哄人笑,这才叫惊喜。”我无奈地看着他,“这真是个拙劣的主意。”

我拎着一个蛋糕回了家,小胖建议我平时怎么闹腾都可以,至少今天要收敛,即使装,也要装成你喜欢的样子。

你盯着挂钟发呆,看见我,却破天荒什么都不问,看见我手里的蛋糕,就红了眼眶。我有点难为情地凑近你,想对你说生日快乐。可我愣住了,你一直保养得很好,去美容院像回家,什么贵就往脸上抹什么。我却发现原来礼物啊祝福啊都是浮云,我有多久没有这样近距离地看你,以至于从未留意,你的眼角悄悄爬上了很多道皱纹,多厚的粉也盖不住。

我不知道为什么心间涌上无边无际的酸楚,想把你眼角的那些皱纹擦下去,但却茫然无措,不知道去哪里可以借到个万能的橡皮擦。

18岁,突然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应该懂事。

多希望你众叛亲离,

全世界只剩我爱你

我们渐渐彼此包容。

你艰难地接受了我的不优秀,我也习惯了你的暴躁和骄傲。

但我们仍会不时意见相左,比如逛街时,你指着大冬天穿着婚纱在百货商场外走秀的模特们说:“你要不争气,将来就跟她们一样。”

她们也没有什么不好,至少很美丽。我学会了不再和你当面顶嘴,只是在心里说。

我不知道如果我不好好学习将来会不会沦落到所有你能想象出的各种不堪的境地,我只是觉得现在的成功学有多么不靠谱,生生将人划分成三六九等,标准极其单一,就是比谁有钱。有钱,就是成功,没有,就是失败。显然你也这样想,所以我们才不能沟通。

但我们可以相互影响。

我们路过一个广场,看到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跟着自己做清洁工的奶奶一起打扫广场卫生,老奶奶扫起废纸片,小男孩兴致勃勃地跑到前面掀开垃圾箱盖,看着奶奶把垃圾倒进去,像完成一个游戏,配合默契。

我对你说:“小男孩从不觉得这份工作没出息,一方面他童真未泯,不被世俗左右;另一方面,他应该觉得和奶奶一起干活很快乐。那么我以后,无论做什么,快乐难道不应该是第一位的吗?”

你瞪大眼睛,歪着头看我,若有所思。也许你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我这种观点,但你在努力尝试理解,这就够了。

我很希望你少挣一点钱,少参加一些无关紧要的会议或者应酬,不要再做女强人,我甚至希望你众叛亲离,全世界只剩我最爱你。虽然有些自私,但你是不是就会明白,爱是比钱更值得去拥有的东西。

亲爱的妈妈,我这么不乖,这么吵闹,完全是因为你的世界很大,而我的世界很小。你的世界里有甲乙丙丁,而我的世界里你最重要。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