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米筛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洗米筛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期待高校重归净土

发布时间:2020-07-13 16:06:39 阅读: 来源:洗米筛厂家

如今大概很少有人会再把高校视为“净土”和“象牙塔”了。因为某些“净土”并不清静,而个别“象牙塔”既不高贵,也不洁白,却颇有几分污浊。发这样的感慨,并非我只见树木,不见森林。随手翻开4月18日的《中国青年报》,一下子就冒出两篇报道,验证我的看法大致不谬。

发在第三版的报道说“高校腐败又发窝案,财务公开鲜有动静”。文中讲到长春大学副校长门树廷利用自己负责学校后勤和基建的职务之便,索取和收受贿赂939万余元,被判无期徒刑、没收财产100万元。报道说,门树廷一案并非个案,这些年高校腐败犯罪频发,集中在基建、招生、采购、财务等环节,犯罪主体以校领导、主管财务人员,后勤基建及采购领域的管理人员居多,而且明显呈现窝案、串案的特点,以至于“高校腐败窝”竟成一时流行语。

发在第七版的报道更“给力”,是说“广州体育学院原院长许永刚因抄袭被撤职”。这位堂堂的院长在其博士论文《中国竞技体育制度创新》一书中,共抄袭46篇期刊和数据库论文,占全书比例达56.37%,全书354页40万字,竟有202页约19万字是直接抄来的。有趣的是,这样一位典型的文贼,竟然在论文后记中腆着脸说“为了完成这篇论文,我熬过了不少不眠之夜,克服了种种困难,付出了很多很多。”

两件看似不搭界的消息,出现在同一天、同一张报纸的版面上,让我感到了其中的内在联系。一个是“副校长”,一个是“院长”,都是高校的头面人物,都具有相当的代表性;一个大肆贪污受贿,一个公然抄袭剽窃,干的都是与“为人师表”最背道而驰、最为人所不耻的勾当。前者用的是“文明”的手段,诸如“发奖金”、“慰问老干部”、“发放集体福利”等;后者更绝,抄了人家的论文,还要厚颜无耻地表白一番,当了婊子,还要再立牌坊,拙劣地将油彩擦了一层又一层,说什么“论文终于脱稿,此时的心情极为复杂,既有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后的轻松,更有一种对自己论文虽倾注心血,但仍不免存在许多不足而难以释怀的心情”。您看看,这是一副多么高尚、多么令人感动的形象。这种永不满足、永远精益求精的敬业精神,怎能不令莘莘学子油然而生敬佩之情!

而老朽我不像学生那样天真、那样容易受感动。从院长的表白中,我分明嗅出了另外的味道:说“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我马上想到一则古代笑话。秀才为写不出文章唉声叹气,他老婆奚落他说“你写文章怎么比我生孩子还难?”秀才老实回答说:“就是比你生孩子还难啊,你是肚子里有,而我肚子里没有啊。”许院长说自己“十月怀胎”,从论文抄袭比例达56.37%来看,不像肚子里有学问的样子,哪来的“十月怀胎”?可是硬说人家肚子里没有,恐怕也不公平。那么所谓“十月怀胎”分明怀的就是“鬼胎”,所谓“心怀鬼胎”是也。正因为“心怀鬼胎”达“十月”之久,因而片刻“轻松”之后,“仍不免感到难以释怀”。果不其然,东窗事发,被读者和广州体院学术委员会抓个正着,落得个撤职查办、名誉扫地的结局。

门副校长从一个普通教师走到副校长岗位,不知经过多少关口,组织人事部门不知经过多少严格的选人用人程序,为什么没能早点发现他身上的问题?不是说“德才兼备、以德为先”吗?门某何德何能,走到副校长的高位?而许院长从拿到博士学位到走上院长岗位,经过的审核程序应该更多、更严格吧?他剽窃的博士论文出版时,导师孙民治是冠冕堂皇的第二作者。如果说没能把住论文质量关,是导师失职;那么共同署名就无异于同流合污。在许获得博士学位的过程中,答辩委员会是干什么的?学院的学术委员会又是干什么的?在他一步一步爬上院长高位的过程中,一系列的把关部门是干什么的?不是早在十五届二中全会上就说过要建立“领导干部用人失察追究制度”吗?现成的两例在此,我们期待对“失察”的“领导干部”和“有关部门”有所追究,给长春大学和广州体院的师生们一个过得去的交代,给广大读者一个能够自圆其说的说法。这应该不是什么过分的请求吧。(文:朱铁志)

自贡西装订制

抚州定制西服

凌源工服订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