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米筛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洗米筛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弃子叙利亚又一项烂尾工程

发布时间:2020-07-13 11:17:46 阅读: 来源:洗米筛厂家

据英国路透社报道,俄罗斯战机15日已经从叙利亚开始返回。联合国叙利亚问题特使德米斯图拉称,在叙利亚问题日内瓦和谈的关键时刻,普京的意外撤军之举是朝向解决叙利亚冲突的“重大进展”。另俄罗斯NTV网站消息,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日前对俄从叙利亚撤出的表态是,此决定“并非为了赢得谁的喜欢,也不是为了获得谁的夸赞”,而是从“阿拉伯国家和整个中东地区的利益”出发的。

真的是这样吗?

先手:反恐果然只是幌子

无法否认,俄罗斯这一次“出招”做得很漂亮。

“莫斯科成功地实现了去年秋季制定的大部分军事和政治目标,”俄罗斯《生意人报》指出;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则刊发评论文章称,尽管普京的撤军决定来得突然,但鉴于叙内战已进入第六个年头且新一轮和谈在日内瓦召开,西方国家仍会对这个消息表示“谨慎欢迎”。

按照俄罗斯卫星新闻网16日的消息,叙利亚政治学家阿里·艾哈迈德甚至称,叙利亚人民虽然对此举惊讶,但会“继续相信俄罗斯”,因为叙利亚的未来“取决于俄罗斯的决定”。

事实上,博弈论在全球地缘政治角力里从来都是一种不会出什么错的解释。国际玩家们如同在棋盘上下棋一样制定战略,这一点,在叙利亚这场本质上是“东西方之间的代理战争”的乱局中表现得更加明显。

据路透社报道,虽然俄罗斯国内对这场军事介入并无公开的反对声音,但老百姓已经开始抱怨经济危机导致生活水平下降,欠薪和预算削减甚至已经开始影响到军方。

俄罗斯《报纸报》称,撤军也是因为俄罗斯与美国就划分地区势力范围和美同意俄在赫梅米姆空军基地和塔尔图斯海军基地的军事存在达成了一致;并且也是向与俄罗斯立场开始有分歧的巴沙尔施加压力。

“俄罗斯希望叙利亚的危机‘软着陆’,最后以和平的方式解决,至于解决后是不是巴沙尔在台上,未必是俄最关心的目的。”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田文林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普京到底不想,也不愿意招致美土以及波斯湾其他玩家们太深的反对情绪。

和棋:和谈能否让阴云散

那么,还是回到谈判桌上,通过政治途径解决危机吧。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网站刊文称,莫斯科或许正在寻找摆脱这场冲突的方式,而且这或许让由巴沙尔以外的人来领导叙利亚政府成为一种可能。普京考虑的一个方面可能是巩固自己在叙利亚取得的成果,同时对巴沙尔的“欲望”加以限制。

“俄罗斯在中东扩展利益也面临能力不足的问题。在叙利亚的军事打击应该说只是一个‘偶尔为之’的行为。它会在中东以更加巧妙、灵活、有节制的方式去显示它的存在。”田文林称。

不少国际舆论认为,这盘棋逐步走到了“和棋”阶段。俄罗斯报纸网刊文对此解释称:一方面,很少有人相信冲突会通过谈判得以圆满解决;另一方面,各方都意识到出兵会造成巨大损失。

“从大的方向来说,各方都有点打不动了。”田文林称,叙利亚反对派组织众多,诉求也各不相同,如果在和谈中各方力量没有完全容纳进来的话,对谈判的结果也没有必要抱有太大期望。

“和谈很难取得实质性结果,其意义主要在于让政治解决进程持续下去。”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高祖贵接受本报采访时分析,各方势力不会轻易放弃既得利益,也渴望在未来进程中获得更多的主导权。

然而,主导权这个问题或许已经有答案了。普京此次高调的彰显自身在叙利亚局势中优势战略地位的举动,显现出的一个越发明显的事实是,俄罗斯在叙利亚的未来道路上扮演了比美国更为重要的角色。

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刊文称,莫斯科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牢牢确立了克里姆林宫作为反“伊斯兰国”的领头羊地位。该媒体认为,“鉴于叙利亚危机中目前大约有150个组织有不同分量的影响力,因此,具体落实一个政治过渡也许是不可能的。”

弃子:碎片化的地区未来

或许,更大的可能是叙利亚走向被“肢解”的结局。“从现在来看,俄罗斯和美国都不反对出现这种结果。过去美国和以色列就一直有这样的想法,难得现在出现了巴沙尔政府比较弱势的局面,如果说巴沙尔自己的力量不足以收复全境的话,这种结局的可能性超过了50%。”田文林认为。

叙利亚内战早已成了该地区各国的代理人战争。战场并不在叙利亚,而在于各自宗派和组织以及国际玩家的代理人如何扩展自己的政治和宗教影响力。

美国早已将战略重点转向“亚太再平衡”;而对于俄罗斯来说,德国《世界报》刊文称,普京的叙利亚行动本来最终的目的就是希望摆脱国际鼓励,通过“巧妙”的施加压力来达到欧洲在制裁上让步的目的,并重新从国际资本市场获得急需的资金。

“有破无立”的烂尾工程,带来的结果就是地区秩序和地缘版图走向碎片化,并且衍生出一系列新问题。

换言之,一旦叙利亚国家真的成了“弃子”,对这一地区带来的“负面冲击”恐怕也是难以估量的。田文林分析,作为中东民族国家体系的维护者,如果叙利亚也走向碎片化的结局,那么中东的主权国家体系可能就会面临一个重大的冲击。“首先以色列会在阿以对峙上拥有更大的优势;另外,库尔德独立的倾向会进一步增强,给地区稳定带来更多变数;并且对于‘伊斯兰国’极端势力的发展也会提供更大空间。”

大国在中东差不多“玩”够了。下一站是哪儿?

松滋订做工服

定西设计工服

曲靖订制西服

相关阅读